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兩張圖片去反思我們自己的命運


 

我偷偷看我偷偷望

第一張和大家分享的圖片是筆者在90年代初拍攝到的,事源是某個新樓盤示範單位的開放時間已過,一些未及入內參觀的準買家偷偷摸摸地爬上示範單位前面的花槽,隔著落了紗簾的窗戶窺看單位內的情況,隨行的小童也模仿著大人鬼鬼祟祟地跟在後面。這是多麼荒謬的一個圖像,自己拿著真金白銀去買樓,換回來的遭遇竟然是如斯的不堪, 但香港人卻習以為常,有些人甚至會崇拜那些靠著以地產這種不對等交易而撈得風生水起的人,轉眼二十多年,樓價已經演變成「只有更高沒有最高」的境況。

高地價的迷思

高地價到底是否無可避免?若論人口密度澳門是我們的三倍、新加坡高我們約三分之一,新加坡在1959年只有8.8%的人口住在組屋(由政府興建的公共房屋),但今天超過八成的新加坡人住在組屋,當然香港政府經常以尊重私人市場,和土地供應不足等理由來為自己開脫,這些理由到底是否真的能站得住腳筆者今天不想花時間去討論。筆者只想指出一點就是,一個社會如果所有人的精力都只花在住屋問題之上,你認為這個社會會有前途嗎?林鄭月娥曾在上屆政府任政務司的時候表示過,不忿氣新加坡的發展比香港好,但新加坡人的精力會花在住屋問題之上嗎?就連中國國土資源部都是以新加坡而不是以香港的房屋政策來作參考對象,就可以知道為甚麼新加坡的發展比香港好。

高地價政策到底肥了誰

記得多年前大病初愈的陳智思曾在一篇傳媒專訪中提出過,只要香港人願意如西方社會般繳付較高的稅款,令官員的退休金不再依賴地產商的高價投地,樓價自然會降下來,果然無公職一身輕,快人快語,筆者不明白今天已經重新進入權力核心的陳智思為甚麼不提出能解除港人緊箍咒的稅務改革?

樓瘋之都

另一張圖片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筆者在90年代中期在房屋協會的居屋中心拍攝市民前往觀看居屋單位的模型。當中都是些已經成家立室的人,筆者不明白今天為甚麼年輕人大學未畢業便急於要置業,但很清楚當年輕人有這樣的視野的時候,你便很難期望他們仍能胸懹大志、有遠大理想和祟高目標。筆者只是希望在第一張圖片中拍到的小孩今天沒有成為,在某些傳媒口中另一名「急於置業的年青人」。眼見社會全民都在發樓瘋的時候筆者不禁暗自抽了一口寒氣。

歡迎與筆者聯絡:[email protected]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