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紀念本港反台獨先驅陳江南


 

【撰文:關慶寧】
作者是香港資深傳媒人

1992年1月18日,本港電視台播出一則令人不寒而慄的新聞,筆名為「葉知秋」的時事評論員陳江南倒臥在西環一棟大廈十樓與十一樓之間的樓梯,頭部被人用硬物打擊,顱骨破裂,混身是血,送院證實不治。

陳江南這個名字,現在的年青人已很陌生了,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卻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既是灸手可熱的時事評論員,又是港澳反台獨大聯盟的主席。因此,噩耗傳出,整個香港社會都震動了,對於其死因眾說紛紜,有人說他「被共產黨幹掉」,也有人說是台獨分子所為。

筆者和陳江南(左)1985年攝於中新社辦公室。照片由筆者提供

十多天後,警方拘捕並檢控一名四十七歲的副校長。被告在法庭上供稱,因為死者與其妻有染,所以非常憤怒,但案發當日,他只想警告死者勿再「搞」他的妻子,兩人在梯間糾纏,互相推撞之際,對方拿一塊磚頭將他擊倒在地上,他隨即拾起身邊一支鐵通還擊。他強調,不知道會打死對方,也無意這樣做。法官指被告雖然是自衛殺人,但手法兇殘,判入獄六年。

事後一些媒體根據被告一面之辭,渲染事件的「桃色」,把陳江南描繪成死有餘辜的淫蟲。其實,兇手的供詞疑點重重,例如,他說陳江南要求其妻離婚改嫁給自己,這說法顯然站不住腳。陳江南當時確實準備結婚,但對像不是兇手的妻子,而是一個年輕姑娘,我見過她的照片,很漂亮。在此時刻,他怎會跑去向一個半老徐娘「求婚」?更何況他當時忙於反台獨大聯盟會務,根本沒時間沾花惹草。另外,兇手稱陳江南先動手,用磚頭把他打倒在地,而陳江南只是一介書生,怎可能用一塊磚頭就把一個孔武有力的體育教師打倒?

陳江南遇害不久前曾對我說過,有位女朋友做生意本錢不足,曾向他借了一筆錢,一直未還,他結婚需花錢,便約她見面,但她避而不見,電話也不接。他上門找她,其丈夫喊打喊殺。如果他說的女友和兇手妻子是同一個人,那此案就不是甚麼情殺案,而是有人欠債不還導致命案了。事實上,陳江南手機上有多次致電此女子的紀錄,警方就是憑這紀錄找到兇手夫婦的。我曾想致信警方報料,無奈證據不足,而且人死不能復生,兇手雖然獲輕判,但前程已盡毀,已算受到懲罰了,於是作罷。

陳江南是廣東封開人,高中畢業適逢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受到不公正對待,被迫出走,1972年來港後曾在五金廠當工人,後曾經商,1980年代任中新社記者,其後成為專欄作家,筆名葉知秋,取「一葉知秋」之意。他的評論批判文革,支持改革開放,1980年代後期,則抨擊當局對民運的處理手法,與此同時,又猛烈批判台獨。

1991年,陳江南創立港澳反台獨大同盟,在香港積極推動反台獨行動。這是台灣以外地區的首個反台獨團體,它的出現比官辦的和統會早了十多年。陳江南風塵僕僕,穿梭於港澳台三地開展活動。92年1月6日,就在他去世前兩周,大同盟在尖沙咀一家酒樓舉行反台獨聚會,本港各界逾千人出席,聲勢頗大。陳江南認為,反台獨是所有中國人的事,不應分左中右。在回歸前夕的一次飯局上,新華社香港分社宣傳文體部部長孫南生主動向我提起陳江南,說陳曾致信新華社,籲請支持反台獨行動。據稱,中方對此評價正面。

有必要指出的是,當時李登輝的台獨面目尚未暴露,他上台後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制訂國家統一綱領,就在那一年,兩岸達成了影響深遠的九二共識,並直接促成了後來的第一次辜汪會談。然而,陳江南敏銳地在一片大好形勢中洞悉暗湧處處,不失時機地在香港舉起反台獨大旗。今時今日,在台灣海峽「獨」浪滔天之際回首這段往事,不能不佩服江南的先見之明。陳江南生前身後被人貼上各種各樣的政治標籤,但他在維護國家統一的問題上是旗幟鮮明的,單憑這一點,就比那些對他遇害幸災樂禍的人更有資格被稱為愛國人士。

江南遇害時我人在外地,朋友來電告知噩耗,我深感震驚,因為僅僅一個星期前,我還與妹妹、弟弟前往其寓所探望,相談甚歡,想不到竟是最後一面。回港後,從報上獲悉治喪委員會正設法聯絡其親屬,我便致電召集人黃毓民(時任珠海書院新聞系主任),主動承擔此任務,後來又聯絡在封開縣委工作的朋友,托他們為江南的親屬辦理來港證件。如今陳江南已落葉歸根,遺體在港火化後,骨灰被送回封開縣漁澇石便村安葬,墓碑上寫着:封開縣第三、四屆政協委員陳江南先生之墓。

今年一月是陳江南遇害二十六周年,本人作為相識數十載的朋友,謹作此短文以茲紀念。